游你 游我 有汐游

天天愛上天天分離

記得曾在網路上看到「天天愛上 天天分離」這樣的詩句,當時覺得,天哪,這不就是我育兒生活的最佳寫照嗎。

 

  汐游慶祝兩週年的活動期間,課堂中難得可以拍照錄影,當天好幾個家長出席,還有同班兩年來首次出現的一位爸爸,他的孩子潛水好幾次,表現特別賣力。而我,當天臉臭到不行,原因不外乎,我的孩子「又」變成無法溝通、手臂使勁勾緊我脖子雙腿用力夾住我身軀的無尾熊。我知道自己臉色垮得很難看,大合照時硬擠出來的笑容想必比哭還嚇人﹝至今我仍不想點開其她媽媽分享的照片及影片……﹞,其實我也快要搞不清楚,我真正在意的,究竟是應該歡樂的時刻表現不如預期,或是我的孩子今天上課什麼動作都沒能好好練習。

 

  從2016518日迄今,兩年又兩週,九十四堂課,除了在一年七個月時,因腸胃炎而首次缺課,及之後春節連假二度請假,兩年來,我和孩子從未缺席,遇上課程安排中斷的時候,仍帶著她自主練習,持續每週至少一次在水裡。對於這點我很自豪,因為連自己的事情我都不一定能如此堅持。一歲一個月的第一堂課,她初下水有點無措,或許是感受到我的緊張,也可能是同學的哭聲令她跟著想哭,但這些憂慮在幾堂課後一掃而空,她很快變成班上所謂的「資優生」,儘管我其實不太願意給她冠上這樣的頭銜,但她在水中確實悠遊自在,能配合練習各項動作,甚至自由練習時,連池邊的救生員都忍不住告訴我,她岀水時的表情真的好開心。而每一次看見她滿面笑容也總是帶給我無比的安慰,當然還有一些些虛榮。

 

  一年後,剛滿兩歲沒多久的她,開始了什麼都不要的撞牆期,最初我也並不以為意,據許多前輩分享,這是必經的過程,總會過去,然而時間一週一週流逝,我高估了自己的耐性。這期間每一次續報我都再三猶豫,有時氣不過問孩子如果真的不想上課就不要了,她也說好。但一問出口我就後悔了,也不禁懷疑這麼堅持究竟是真心對孩子好,亦或只是我放不下也勉強了孩子。但看到她在家裡時時練習著「one two three, jump!」深吸一口閉氣再跳進床裡的模樣、小小身體整個趴在餐椅上快速擺動兩腳叫我看她練習踢水、洗澡時帶領所有玩具一起唱著老師上課時搖晃船隻看誰先落水的「row row row your boat」,我知道她是喜歡水的,是我不該將壓力帶進她本能享受的課堂中,於是我決定改口,試圖讓她了解,「我喜歡和你一起在水中的感覺,我們一起練習開心上課好不好」。

 

  在藍汐老師用心打造令人安心又安全無虞的舒適環境裡,我們得以自然而然將游泳化為日常的一部分,如同吃飯玩樂看書睡覺。每日洗澡時擠在澡桶裡,一起侷促地吹泡泡、玩著潛水撿寶藏的遊戲,也因為在汐游遊戲區看到好幾本游泳的繪本,開啟我搜尋相關繪本的契機,尤其信誼出版的《游泳》,藉由不同動物有趣的對話,從挑選泳衣、暖身、沈到水裡被救生員救起、各種突發奇想的招式練習,對於喜愛閱讀的她,確實發揮了莫大的功用。卡關了九個多月,某天洗澡時她突然叫「媽咪你看我!」就這麼把臉埋入水裡,隔日上課時還一直叫老師看她表演,練習潛水時甚至叫我離她再遠一點。但這樣的好景不持久,隔了一陣子她又慢慢這個不要那個也不想,整堂課只是巴著我不放。這反反覆覆的過程其實像極了我們的日常生活,不停地爭執、消磨又和好,只是在水中更明顯放大了孩子對我依附的高需求,與我過於期待她能嘗試獨立而導致的不安全感。

 

  曾經我覺得游泳是每週最期待最享受的親子時光,何時卻變成我與孩子的壓力源之一,我一次次問自己,如果她不如我預期的情緒反應不是過渡期,如果在水裡抱著我不放手不是撞牆期,難道我就不愛她了嗎?從她來到這世界的那一刻起,我不就是愛著她原本的樣子嗎?不是愛上我自己的期待,也不是想像中她該會是如何,而是享受與她共處的每個現在。

 

  前幾天與先生聊天,先生說了句「去上課不就是希望她在水裡快樂就好嗎?」,無意中解開了我的心結,即使我最初是基於希望孩子能更敏銳覺知自己的身體,但或許我其實一直被一種想法綑綁,那就是先生出錢讓我和孩子上課,一期期的學費在繳,一期期持續撞牆,無形中我給自己壓力也轉嫁到孩子身上,忘記我真正初衷原非她能習得一招半式,就算孩子就此停留在blow bubbles, kick kick, paddle paddle,那些我們一起經歷的快樂與努力,都不是徒勞,而是珍貴且無可取代。

 

  在這堂課裡,我最大的收穫,是時時體察自己的心境,也一再提醒自己許多該要記起並實踐的信念,無可逃避。日常中與孩子是如何互動,開心或壓抑,孩子真切反映在水中的模樣騙不了人。週年活動過後,我再度試著重新歸零,帶著放鬆心情進到水裡,孩子勾住我也不立即拒絕,而是讓她得到充分的安全感,一再告訴她,我會一直陪著她扶住她,這時我們兩個陰錯陽差,一同落入水裡,出水時我給她一個笑容,問她「好玩嗎」她驚甫未定卻略帶自信欣喜地說「我剛剛在水裡」,後來整堂課進行各種活動時,她不停說還要還要,快下課前她甚至情緒亢奮到主動大聲「啵啵啵」親了我好幾下,此刻我知道她真正滿足於我的陪伴,她感到安全而願意嘗試新的挑戰。我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會不會又再次進一步退一步,但不管面臨什麼狀況,我願反覆練習在生活中、在水裡,與孩子一起,不一定要跨越,只要一起度過。

 

 

  兩年來謝謝所有櫃檯人員與救生員,每一次見面親切溫暖的招呼與問候,與其說是賓至如歸,更像回到一個熟悉安心的地方,在這裡我交到人生中第一群媽媽朋友,我們互相交流育兒的甘苦,一起小小抱怨先生、分享生活瑣事。最感謝最愛的秋蘋老師,總是溫柔地承接住我們,在我瀕臨失控快當機時,適時接手安撫孩子,我能感覺老師絕對地相信著孩子終有一天能突破,卻一點都不是壓力,而是無盡耐心的等待與引導,配合孩子不願入水的要求,修正各種適合練習的動作。而在孩子與老師的陪伴下,小時候曾溺水的我,看見整片大海滿滿的水只覺壓迫一點都不遼闊放鬆的我,現在在泳池已能跟著享受被水包圍的輕鬆愉悅,學習從中得到能量。

 

「去上課不就是希望她在水裡快樂就好嗎?」我想答案是肯定的。

「我們在水裡都很快樂,這樣就很好。」而我愛你的心情,即使天天都被消磨到只想分離,每天每天,我仍會不厭其煩再度愛上你。

page top